首页  >  政法要闻

全国人大代表夏道虎:报告催人奋进 重任担当在肩

发布时间:2019-03-14         文章来源:江苏法制报        

  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分别作了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夏道虎在随后的讨论发言中谈了自己的观点。

  夏道虎说,两个报告都实事求是总结工作,直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清晰地勾画出新一年工作布局。两个报告都是旗帜鲜明、务实创新、担当作为、弘扬法治、催人奋进的好报告。

  过去一年人民法院工作面临着很大压力,一是任务更重。共受案2800万件,一年净增案件近300万件,法官办案压力持续增加。江苏法院一年受案超过216万件,多家基层法院人均办案超500件,法官超负荷工作成为新常态。二是要求更高。司法责任制改革后,法官责任加重,全社会对司法需求也日益多元,不仅要实体公正,还要程序无瑕疵;不仅要严格公正司法,还要规范文明司法;不仅要把法律搞准确,还要注重情理法高度融合。三是风险更大。随着司法深度公开和网络新媒体高度发达,案件中的微小失误或瑕疵可能瞬间引发炒作,处理不当就会造成工作被动。尤其是近年来,一些境内外敌对势力惯于炒作个案进行煽动挑事,司法领域越来越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阵地。正是在这样的重重压力和风险当中,全国法院各项工作持续取得突出成绩,实属来之不易。去年法院工作呈现出几个突出特点:

  一是始终坚持党对法院工作的绝对领导,充分体现了维护核心、听党指挥的政治自觉。 

  二是始终坚持围绕中心履职尽责,充分体现了服务大局的使命担当。

  三是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充分体现了司法为民的初心宗旨。

  四是始终坚持深化司法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设,充分展现了推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的创新作为。

  五是始终坚持举全国法院之力攻坚克难,充分兑现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庄严承诺。

  过去的一年,检察院工作也亮点纷呈、特色鲜明:一是迅速调整优化了检察工作总体布局。适应反贪转隶、检察职能调整,审时度势,迅速形成了“讲政治、顾大局、谋发展、重自强”的新时期工作方针和“四大检察”法律监督工作布局,有效统一和稳定了全系统思想,鼓舞了士气。二是公益诉讼检察工作全面推进。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共同出台司法解释,明确公益诉讼案件办理程序规则,搭建公益诉讼工作机制,依法妥善办理社会关注的重大公益诉讼案件,共同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三是法律监督得到全方位加强。通过捕诉一体化改革,强化了侦查、审判及刑罚执行活动的法律监督;通过着力解决“重刑轻民”等问题,使民事审判监督、行政审判监督以及执行活动监督都得到强化,法律监督的力度显著加大。四是依法办理了一批社会关注的重大典型案件。“昆山宝马男追砍电动车主遭反杀案”“福建赵宇案”“涞源反杀案”等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几起正当防卫案件,检察机关审时度势,正确把握法律政策,在全社会树立了鲜明导向,弘扬了正气,受到人民群众普遍点赞。 

  借此机会,提三点建议:

  一是建议最高法院继续加大对南京法治园区建设支持力度。建设南京法治园区,是江苏省委贯彻落实全面依法治国战略、建设法治江苏、优化营商环境的一项重大举措。建设法治园区,对于吸引和集聚更多优质司法资源,更好地服务保障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坚决打赢碧水蓝天保卫战,推进全方位高水平对外开放战略,努力打造江苏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真正使法治成为江苏发展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志,具有重要意义。目前,南京法治园区建设已经取得重要的阶段性成果,中央编办已批准在南京设立海事法院,最高法院已批准在南京设立全国首家环境资源法庭,南京市委市政府正在积极规划和推进园区基本建设。下一步,按照“两庭三院”的法治园区建设构想,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建议最高法院继续加大支持力度。近期争取申请在南京设立环境资源法院;在下一步考虑知识产权法院布局时,优先支持设立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扩大“一带一路”国际商事法庭试点时,优先考虑江苏地处“一带一路”交汇点区位优势,批准在最高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加挂“一带一路”国际商事法庭。

  二是建议从顶层设计上研究解决法官与法官助理配备的结构性矛盾。按照司法责任制运行规律和各地司法实践经验,法官与法官助理的配备比例不能低于1∶1,中央政法委相关司法改革文件规定的配备比例也是应达到1∶1。但实践中普遍达不到这一比例。法官助理奇缺,严重影响了司法责任制的有效运行,改革成效受到严重制约。这个问题急待研究解决。

  三是建议启动政法专项编制增编工作,切实解决人案矛盾突出地区实际问题。现有中央政法专项编制是1994年依据户籍人口核定的,在部分经济发达地区及中心城市已经远远不能适应办案任务需要,人案配比已经突破极限。去年江苏全省法官人均结案270件,办案最多的基层法院人均结案高达570件。虽然我们在多元化解、繁简分流、统一招录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辅助事务外包、强化智慧法院建设等方面想了很多办法,但内部挖潜几乎已无空间,长此以往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案件质量、效率和效果,进而冲击司法改革已经取得的成果。这个问题需要中央和最高法院引起重视。建议最高法院协调中央政法委、中央编办等有关部门,到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北京等地进行专项调研,摸清情况,适时启动增加政法专项编制工作,为人案矛盾突出的法院定向增配部分政法专项编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