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

省直网站
长安网群

痛心!17岁少年竟成为恶势力“二号人物”

发布时间: 2021-02-22 文章来源: 作者: 张振华 汪彦 朱亮 李丹丹

    深夜

  有一伙人越学校的栅栏 

  来到新生宿舍楼 

  说了一番话 

  之后有新生直接退学了 

  …… 

  17岁的邱大华成为恶势力团伙的“二号人物”,这完全不在母亲刘慧敏的设想当中。家里的经济条件虽然算不上很好,但从未亏过他,刘慧敏对儿子的要求很低,“在家里玩电脑都行,不出去惹事就可以”,但这次儿子惹出来的事,已经完全不在刘慧敏的可控范围内了。 

  恶势力团伙的“二号人物”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邱大华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刘慧梅一边在本地工地做小工,一边照顾儿子。夫妻俩辛苦赚钱、省吃俭用,尽自己所能给儿子最好的生活保障。 

   15岁时,邱大华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刘慧梅想办法托人把他送到一所农校上学,想让他学点技术以后能找个工作,可是在农校里没上几天学,他又辍学了,成天和高思国等小混混在一起吃喝玩乐、惹是生非。为了把邱大华留在家里,不让他和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刘慧梅把金戒指和项链卖了,花1万元给儿子买了台电脑谁知没过几天,邱大华就把电脑低价转卖了,拉着小兄弟去吃喝玩乐。 

   不久后,邱大华和兄弟们一起“削”(通过威胁、殴打等方式强迫别人交出)他人手机卖钱用,还把一个亲戚家的电动车都推走卖掉了。当时,因为年龄小他被取保候审,可是在取保候审期间,邱大华还带刀和别人约架。 

  因涉嫌寻衅滋事罪,邱大华于2018年5月27日被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刑事拘留(未满16岁),同年7月3日该分局取保候审;因涉嫌聚众斗殴罪,于2018年11月4日被淮安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0日经淮安市开发区检察院批准逮捕。2019年5月20日,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聚众斗殴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盗窃罪对以高思国为首的这起恶势力犯罪团伙14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作为该涉恶团伙的主犯之一,邱大华被指控参与聚众斗殴1起、寻衅滋事违法行为5起(其中4起作案时未满16周岁)。 

  强要别人手机成为赚钱途径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时年17岁的邱大华被列为该恶势力团伙的“二号人物”,而高思国是“一号人物”,是他的“大哥”。
 

  

邱大华早在2016年的时候就认识比他大3岁的高思国了,高思国在淮安混社会的青年人里面是个小“能人”,有点名气,会拉拢人。
 

 

 自2017年10月以来,高思国以给零花钱、提供吃喝等方式、通过QQ群拉拢邱大华、徐强、郭麒麟等人,混迹于淮安区城区九升国际广场、金地广场、文通中学、农校等场所及校园周边,以未成年在校生为主要侵害目标,采用言语威胁、持械威吓、强拿硬要、连哄带骗等多种方式,非法占有他人手机、现金等财物,实施了抢劫、寻衅滋事、诈骗等一系列的违法犯罪活动,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2017年11月4日晚六七点,小楠和两个朋友在公交站等车,碰到了高思国、邱大华和3个其他的小兄弟。高思国见小楠的手机很新,对小楠说,用一下你的手机打个电话,马上还。小楠的手机是2017年4月花2799元购买的。
 

  

 小楠知道高思国是个小混混,不敢得罪他,犹豫了一下就把手机给了高思国。高思国拿到手机后,跟小楠索要手机密码,被拒绝后,高思国、邱大华等人便围住小楠。遭到威胁后,小楠只得乖乖把手机交了出来。高思国说,先把手机借给他用一天,否则就去他的学校打他。小楠害怕了,只好顺从,和朋友赶紧离开了。
 

  

 有类似遭遇的不只小楠一个人。高思国和小弟们的日常开支,主要靠“削”手机来支撑。通常,他们选好目标后,如果对方好骗他们就骗,不好骗就硬拿,对方不给就动手打人,十分嚣张。
 

  

 他们寻找作案对象主要有几种方法,一是,高思国让小弟们在QQ空间找手机号码,因为QQ空间留言是会显示手机型号的。他们会专挑使用好手机的人,想办法把对方骗出来;第二种是让小弟忽悠他们的朋友,以出来上网、吃烧烤等名义把他们骗出来;第三是在广场、商场、台球室、溜冰场里找比他们年纪更小的人下手。
 

  

他们通常把手机卖给二手店,卖的钱由高思国统一保管支配。他们平时用微信群和QQ群联络,有的群最多时有200多人,人员较稳定,群主是高思国的哥哥高欣,管理员也有将近十个人。每次出去“削”手机、劫宿舍或约架,都会在群里发消息。

  深夜进入学校宿舍敲诈新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18年8月中旬,某学校新生军训,高思国决定找该学校的新生去敲诈。某晚,高思国、邱大华和几个小弟翻越学校的栅栏,来到新生宿舍楼。在楼下,他们首先遇到了学生江东亮,高思国吓唬对方,强要了他100元钱。随后他们进入宿舍。 

  “这里是我的地盘,以后,你们在这里要是不想被人欺负的话,就得认我这个大哥,要交保护费,你们在学校的日子才有保证;否则以后我见你们一次打一次,让你们上不了学。”有几个学生害怕了,交了钱,有的学生反抗,拒绝交钱,就被高思国等人打了耳光,还遭脚踹。这次,高思国等人在新生宿舍共收到1000多元钱。新生们人心惶惶,有的学生当晚就打电话给家长,家长赶紧赶来把孩子接回家,有的学生直接就退学了。 

  侦查机关查明,2017年10月以来,高思国为非法获利、争霸一方等不法目的,先后招揽了邱大华等人,逐渐形成了以高思国为首要分子,十余名成员相对固定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在淮安区广场学校周边,以未成年人为主要侵害对象,采用暴力、威胁、强拿硬要、秘密窃取等作案方式,非法获取他人手机、现金等财物,实施了抢劫、寻衅滋事、盗窃、聚众斗殴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 

  该团伙成员共实施抢劫犯罪2起、寻衅滋事犯罪7起、盗窃犯罪6起、聚众斗殴2起和其他违法行为1起,非法获取手机16部、现金1300余元,涉案财物钱款共计4.1万余元。 

  2019年3月8日,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以被告人高思国、邱大华等15人(其中11人未满18周岁)涉嫌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抢劫罪、盗窃罪、诈骗罪,向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5月20日,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聚众斗殴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盗窃罪对以高思国为首的一起恶势力犯罪团伙15名被告人提起公诉。6月4日,该案在淮安区法院开庭审理本案。8月16日,法院完全采纳检察机关的定罪量刑意见,判处高思国有期徒刑十二年八个月,判处其他14名成员有期徒刑五年至拘役三个月不等刑罚。宣判后,15名被告人都没有上诉。 

  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环境

  有很大关系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本案是淮安市首例未成年人涉恶势力犯罪案件。2019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从严惩处涉未成年人犯罪,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本案作为典型案例向社会发布。 

  “每次经办这种有未成年人涉黑涉恶的案子,我都会为这些堕入歧途的孩子们惋惜。他们对法律的蔑视,对亲情的淡漠,对犯罪行为本身的错误认知,对暴力的迷恋,都令人痛心。有些孩子承认,自己加入黑帮就是为了有人做伴,有些孩子觉得加入黑帮很牛,很英雄。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该案承办检察官邹月圆说。 

  邹月圆分析,如果深挖未成年人的犯罪根源,首当其冲的原因就是家庭对孩子的放任。本案几乎全部被告人的家长对子女的家庭管教都不到位,这些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缺乏适当的教育,有的人生活在单亲家庭或由隔辈亲属抚养长大。他们的自我控制力差,易受他人蛊惑,再加上,常与社会闲散人员接触,容易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此外,本案中很多犯罪行为都是以在校学生为作案对象的,这也反映出校园周边安全管理方面的问题,存在涉案学校的校园警务室或治安岗亭并未依法履行安全保卫职责,对发现的校园治安问题并未及时解决,校园周边成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收取保护费、抢劫殴打未成年被害人的场所。从中可以看出负有校园周边安全文明校园建设、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突发事件应急处理等工作职责的相关部门的相关工作可能存在着管理漏洞。
 

 

另外,当前未成年人犯罪的整体数量虽然下降,但却呈现出暴力化、低龄化、成人化趋势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一些未成年人法治意识淡漠,既缺乏对法治的敬畏和遵守,也不懂用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利。
 

  

检察机关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他们回归社会。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检察长臧雪青说,“家庭监管不力、教育方法不当,是很多孩子犯罪的根本原因,除了要注重对涉罪未成年人开展帮教外,我们还要从源头上解决家庭教育方面存在的问题。检察院将继续与妇联等部门合作,开发亲职教育系列课程,结合每位涉罪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方面存在的实际问题,为他们量身定做个性化亲职教育方案。据此实现对涉罪未成年人及他们父母的‘帮教’双管齐下,同步发力,确保这些孩子尽快走上正途。”
 
(文中涉案人物皆为化名) 
   

  

  来源:方圆微信公众号 

  作者:张振华 汪彦 朱亮 李丹丹 

   
供稿:江苏省检察院
责编:王志高
【加入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此文】
长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