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风采

葛以举:他的故事,都是别人说的

发布时间:2019-11-28         文章来源:江苏长安网        

  葛以举,男,54岁,中共党员,淮阴区人,一级警督,现任淮安市淮阴分局凌桥派出所教导员。

  葛以举自工作以来,31年扎根乡村,要问这31年里,他都做了些什么,他总是说:“不记得了,别的警察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没什么特别的。”

  1988年高中毕业后被招考进公安队伍后,葛以举在淮阴区三树、码头(现马头镇)、韩桥、南陈集、凌桥5个乡镇派出所之间来来回回,他“记不得”,遇危险时他怎样冲在前头,遇难事时他如何尽心尽力,遇荣誉他又是为什么退到一边。

  “记不得”,有人记得——“他就是我们年轻民警的定海神针”“他就是一个‘驰名商标’,当地人老老少少的都认识他”……

   

救了一家六口,他只说了一句

“消防队把火扑灭了”

   

  20194月的一场火,事后当事人是这样回忆的:“要不是葛以举及时赶到,家里的六口人,真的不敢去想。”马头镇湖心村村民尚学中至今还心有余悸。48日晚10时许,尚学中出去下地笼还没有回来,家中妻儿老小6口人都已睡下。葛以举带领辅警龚春伟处警返回途中,发现尚家厨房屋顶火焰翻滚,眼看着就要烧到紧挨着的楼房。两人立即下车跑到院子里。然而任凭葛以举如何敲门,总不见回应。此时,火借风力,越烧越旺,葛以举当机立断,用脚大力踹开门,同时拨打110请求支援。随后,葛以举一边将住在一楼的老人搀扶到院子里,一边大声喊着,让住在楼上的尚妻把孩子们带下来。

  就在葛以举和龚春伟正在组织周围邻居帮忙扑火时,尚学中的妻子慌张地告诉葛以举,“电被烧断了,小儿子找不到了”。葛以举赶紧冲进漆黑的屋子里,四处寻找,最终顺着啼哭声,在楼梯转弯处找到了孩子。他上前一把将孩子抱起跑到安全地带。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奋战,葛以举和随后赶来的消防员一道把大火扑灭。

  当晚,葛以举给指挥中心的反馈只有一句话:“消防队把火扑灭了。”

   

20年不懈追逃,他只说了一句

“人是你去抓的”

   

  19918月,当时的淮阴县(现淮阴区)境内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一个4人团伙,预谋抢劫一名商人并将其杀害抛尸野外。所幸的是,这名商人只是重伤,醒来后立即报了警。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很快被确认,其中主犯李某某、从犯蔡某某都是三树人。此时的葛以举是三树派出所民警,对当地情况了然于胸的他迅速出动,亲手将蔡某某抓获。但李某某已潜逃。 

  从此,葛以举一遍遍地往李某某家所在的村里子跑,做家人工作,从亲戚、邻居处收集线索。不管是后来调离三树派出所,还是又调回来,20年间,从沈阳、常州到苏州,一条条李某某藏身或活动的线索被葛以举梳理发现,虽然几次抓捕都失败了,但他一直没放弃。

  2011年,李某某的父亲去世,李某某是长子,葛以举根据当地丧葬风俗分析,李某某很有可能回家。李父出殡那一天,葛以举带着同事24小时伏击守候,但是李某某没有出现。不过从蛛丝马迹中,葛以举看出了破绽。顺着这个破绽,葛以举锁定李某某身处杭州某地。随后,当年的搭档、现淮阴区五里派出所副所长王志广带着抓捕小组前往当地,一举将李某某抓获。然而,结案论功时,葛以举一句“人是你抓的”,把功劳让给同事。

  31年的从警生涯,遇到功劳如此,每年年底评先进的时候,葛以举更是直接就不参与。“在基层派出所,评先进的名额很少,基本上都是投票产生的。”一到年底评先进的时候,葛以举总是事先声明,他不参与投票,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制伏持刀暴徒,他只说了一句

“我不扑上去怎么办”

   

  2004年入警南陈集派出所、如今在淮阴区水警大队工作的民警孙超总是尊称葛以举为“师傅”,“那时候,他就是我们年轻民警的定海神针,只要有他在,有危险不觉得怕,遇到难事找他,他总有办法”。

  2005年下半年的一天,群众报警说,当地一个因为失恋出现了精神问题的小伙子,举着菜刀,扬言要去杀媒人。葛以举立即带上孙超和两个辅警出警。“当时逢集,街上人很多。”见到民警后,那名男子从人群中抓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做人质,“孩子的爷爷在一旁都吓傻了”。葛以举一边呼叫支援一边与那名男子对话。软话硬话并用,男子被说动放开了小孩,又转身跑向集市人群。

  葛以举迅速带着孙超他们追了上去,指挥大家将其围住,他自己则正面迎上。“就在男子举刀欲砍时,葛以举一个格挡,飞身扑了过去,把男子死死按倒在地。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身高不到17、平时温温和和的‘师傅’是如此勇猛。”孙超说得惊心动魄,一边的葛以举却淡然地说了一句,“当时我不扑上去怎么办?一个是刚上班的年轻民警,还有几个是辅警,只有我上了” 。

  危急的时候,葛以举是“定海神针”;遇到难题的时候,葛以举就是“智多星”。20188月份的一天,凌桥派出所辖区内,两户人家因为承包地起了纠纷。一位年轻人打了一位老人几下,当时医院检查没发现问题,双方和解了。没想到四五天后,老人因脾破裂入院。这怎么办呢?过了这么多天,怎么能认定就是因为那次被打导致的呢?

  葛以举有办法。他立刻前往医院。等老人手术一结束,他就提取了老人的脾样本,带着同事赶到南京找权威机构鉴定。正值中午,气温高达40多摄氏度,他们就站在太阳底下等着鉴定结果出来,为法院最终判决提供了决定性的依据。

   

群众有难事,他总是说一句

“我帮你想办法”

   

  葛以举1988年入职后的第一个派出所是三树,那个时候,他高中刚毕业,大伙都叫他“小葛”。调回到三树的时候,他已是中年,乡亲们仍然亲切地叫他“老葛”。老葛的名字就是他一个“驰名商标”,当地人老老少少的都认识他,哪家有事都爱找“老葛”解决。

  2007年,葛以举当年亲手抓获的蔡某某出狱回到三树,户口就是在葛以举手上办的,他记得葛以举当时跟他说,“遇到什么难事,就来找我,只要不违反原则,我帮你想办法”。

  难事真来了。2010年,蔡某某的儿子出生。但是老家在外乡的妻子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户口,导致儿子一时也上不了户口,蔡某某找到了葛以举。“你的情况我都清楚,我帮你想办法。”又是这句话,蔡某某记得很清楚。按照相关政策要求,葛以举带着蔡某某找到村里,开了“合法夫妻”“婚生子女”证明;走访村里群众,写了调查核实材料……蔡某某的儿子上了户口后,葛以举又向蔡某某支招,趁着人口普查的机会,去妻子老家,查找材料,为妻子办手续上户口。终于,蔡某某一家三口的户口齐全了。

  “群众的事他总是放在心上,家里的农活家务事一点都指望不上他,生孩子他都没回来,是我自己去的医院。”听妻子伏元香含着泪“控诉”着自己,葛以举尴尬又愧疚地笑了笑。儿子上学后,妻儿离开老家,跟着葛以举住在所里的宿舍里。农忙的时候,伏元香就往老家跑,平日里就在附近打打零工,儿子小学六年跟着他换了4家学校,每个学校情况还没熟悉呢,就转学了。不过儿子葛羡不怨爸爸。他说:“有个当警察的爸爸,挺自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