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风采

赵静:对未检越来越爱

发布时间:2018-01-26         文章来源:江苏长安网        

  赵静,1981年出生,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曾任2003年进入宿豫区检察院工作,现任宿迁市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处长。

  “孩子们会犯错误,会受挫折,这只是成长的代价。未检人就是一盏灯,照亮孩子们成长的路。”提起未检,宿迁市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处长赵静感触颇多。在未检七年,从最初的“又急又气”,到现在相信“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赵静对未检越来越爱。

  一

  2012年,宿迁市检察院成立未成年人检察办公室,时任公诉处副处长的赵静挑起了未检的大梁。当时,赵静的儿子5岁,她一直觉得,所有的孩子都应该和她儿子一样,健康又快乐。

  没有一点点防备,赵静被“推”进了一件又一件的案子里。“真的又急又气。”两个初中小男生为个小女生打架并将其中一方打成重伤,父母不给钱买手机就去偷别人的。“这些孩子们是怎么了。”

  赵静想为孩子们多做点事,想帮助更多的孩子。

  赵静始终相信孩子都是善良的。“他们的动机很简单,犯罪行为很多是由于意志薄弱或者是情感冲动造成的,主观恶性不深,再加之未成年人智力、身心发育尚未成熟,对外界事物的重新认识和对内心世界的自我评价具有较大的可塑性。 ”

  所以,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要贯彻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教育为主、惩罚为辅。“不是不惩罚,而是惩罚不是主要目的,是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错了,并多给他们一些机会。”赵静说,这与现代少年司法理念相吻合,大量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赵静一直记得检察院办过的一件案子。犯罪嫌疑人小朱偷了部价值两千多的手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是考虑到小赵是初犯,为高三在校学生,对小朱作出了不起诉的决定。小朱没有辜负检察官的期望,当年便考上了大学。

  二

  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不同于办理一般刑事犯罪案件,最重要的是要转变理念。 2017年,宿迁市检察院启动未检刑事案件审查模式改革工作,主要思路就是从关注犯罪行为转变到关注未成年人身上来。

  “不单单看这个孩子犯了什么罪,更要看他为什么会犯这个罪。”但这些从卷宗里看不出来。

  刑诉法规定,办理未成年人案件,可以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调查。刑诉法的规定是“可以”,宿迁地区改革后将它变成了“必须”。

  泗阳县检察院办理过一件未成年人盗窃案,十五岁的小曹两个月内连续盗窃十多次。泗阳县检察院请示到宿迁市检察院。

  为什么会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盗窃十几次?赵静建议承办人,不要急着起诉,先了解下他盗窃的原因。原来,小曹是单亲家庭,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最近才和再婚的父亲生活到一起,为了严管小曹,父亲每周只给小曹20多块钱的生活费,吃饭都不够,况且小曹还有网瘾。为了上网,也为了发泄对父亲的不满,小曹一次又一次地偷东西。在和检察官的沟通中,小曹表达了想做一名厨师的意愿。

  “他想变好,我们要给他创造一个条件。”对小曹附条件不起诉之后,检察官还为他联系了一家技校专门学习厨艺。

  2012年,修改后刑诉法规定了特别程序,规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的时候,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赵静发现,一些程序并没有得到严格落实。有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案,卷宗显示有法律援助律师,可询问未成年人后才了解,法律援助律师并没有出现过。

  虽然只是个案,但让赵静意识到,要保证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必须用制度将特别程序的规定落到实处。在赵静的建议下,宿迁检察机关制定了《未成年人特殊权益情况核查表》,要求承办检察官在办案中必须讯问法定代理人到场、指定辩护等特殊制度落实情况,发现问题应当及时纠正。宿迁市检察院未检处牵头,组建了合适成年人库、心理咨询专家库等,为未检办案提供专业的人才支持。宿迁市检察院还牵头联合公安、法院、市司法局等部门会签意见,对办理未成年人案件进行了规范。

  三

  赵静白白净净,说话温和,但提起有些案件,说话的音调会提高。她办过一起性侵案件,补习班老师猥亵女同学。赵静提审犯罪嫌疑人,其狡辩是女生主动让他摸的。办理这类案件,既要严惩实施犯罪行为的人,更要保护受伤的孩子。

  在赵静的提议下,宿迁市检察院机关联合市广播电台、团市委等单位开展“女孩听我说”公益行动,推出多期节目,并走进校园、社区开展巡讲30,这个项目也获得了全省青年公益项目大赛三等奖。

  2016年,宿迁发生了一起十分恶劣的案件,社会青年王波性侵了十四名女生,王波被判死刑。案子结了,事情却没了。赵静了解,该学校是寄宿学校,十几名女生彻夜未归老师居然没有发现。另外,王波性侵女生的地点均是在学校附近的小旅馆。针对该案,赵静要求未检部门形成报告,上报市委,促成了专项整治。

  为了帮助受伤害的孩子们,赵静和同事们请来了心理咨询老师。但令赵静诧异的是,大多数父母都拒绝接受心理治疗,并要求不要再来骚扰他们。“关爱未成年人,真的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赵静感慨。

  “不管是未成年人犯罪,还是未成年人受到伤害,都不是检察机关一家可以解决的。”赵静意识到,只有联合社会力量,才能给孩子带来更多的帮助。她希望整合全市力量,成立一家少年检务服务中心,职能包括监督、管教、矫治。 “我们需要不断向案外延伸。”令赵静高兴的是,2017年10月,宿迁市人大常委会专题审议了未检工作,并对未检工作充分肯定。“市人大已将出台加强未检工作的决议纳入2018年人大工作报告计划。有了人大的支持,未检工作会做得越来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