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风采

控申无小事——记宿迁市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处处长曹亚健

发布时间:2017-12-12         文章来源:江苏长安网        

  曹亚健,1972年生于江苏沭阳,1997年进入宿迁市检察院工作。现任宿迁市检察院控告申诉处处长,2015年荣获“全省检察机关群众工作能手”。 

  在很多人看来,控告申诉检察部门的工作无非是拆拆信、跑跑腿、磨磨嘴,全都是小事。可是在宿迁市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处处长曹亚健的心里,控申没有一件小事。“控告申诉检察部门是检察机关的‘窗口’与‘桥梁’,作为窗口,就要树立起检察机关在百姓心中的好形象;作为桥梁,就要与百姓面对面、心连心。” 

   

  控告申诉检察部门是检察机关的窗口,也是处理群众来信来访工作的职能部门,每天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来访群众,有正常访的、有非正常访的有闹访的、有缠访的。面对无论是情绪激动,无端指责的上访人,还是带着疑虑前来反映问题的群众,曹亚健总是笑脸相迎。曹亚健爱笑,到底是性格使然还是“职业病”他已分不清。他说自己就像个“大堂经理”,每天挂着春风拂面般的微笑,迎来送往。 

  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们不会跑到我这儿来。”“来找我们就是解决问题的,也好,骂也好都是情绪表达。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里,法官王公道曾对打他的一个犯罪嫌疑人说:“你哥俩争财产,盐里没我我,好意劝架咋就该打我了。”这样的事,曹亚健几乎天天摊上。与王公道的待遇不同,曹亚健从没有被人打过,即便是带着怒气来的上访人,最后还要和曹亚健“抱一下”。 

  那是一位情绪激动的大爷,在做笔录时,突然口吐白沫倒地抽搐不已,曹亚健赶紧联系救护车,一路陪同老大爷到医院。等一切安排好,老大爷苏醒过来,看着守在身边的曹亚健,问他能不能“抱一下”。 

  “任何一个人,看到那么可怜的上访者,都会有恻隐之心。”曹亚健说。好的态度只是做控申工作的基础,关键是要给老百姓解决问题。 

  2015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宿迁市检察院冲进了二十几个村民。他们要实名举报村书记贪污拆迁款。之前,他们已经举报过多次,被举报的村书记也被调查过多次,但由于证据不足,最后村书记只得到了处分。村民们气不过,又一起到检察院“伸冤”。 

  《刑事诉讼规则》规定,对群众多次举报未查处的举报线索,举报中心可以初核。曹亚健认为,如果不是真的“冤屈”,村子里不会来这么多人,不会一趟又一趟到处告状。宿迁市检察院对这个案子启动了初核程序。与反渎部门一起调查,在村子里联系走访了七天,最终查明了村书记的犯罪事实。村书记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控申处的小曹接待过一位来访者,进门就拿着手机录像还嚷嚷着“我得留证据。原来,来检察院之前,这位来访者已经跑过几家单位反映情况,结果全是被推来推去。更让她气愤的是,每家单位她都跑了好几次,每次都和第一次一样,要她把情况重新讲一遍。于是吸取教训,把凡事去过的地方都录像留证。 

  镜头正对着小曹,弄得小曹有点反感。曹亚健闻声过来,他接过来访者的手机,对着自己拍,边拍边说:您拍我不拦,我觉得必要。曹亚健介绍,只要是来访群众,都会制作一份笔录,录完会给当事人签字,不管案件是否受理都会给当事人一份书面材料,说明理由。 

   “来访者要拍照,说明我们做得工作不好。”这件事情反倒提醒了曹亚健。在曹亚健的推动下,宿迁市检察院启动了“首办责任制”的工作方法,让接访者“从一而终” ,消除来访者的顾虑。 

   

  宿迁市检察院的工作一直走在全省乃至全国前列。 

  2014年,最高检联合江苏省检察院、宿迁市检察院推出全国首例视频接访。一位信访人直接在市检察院通过视频和最高检的接访人“面对面”交流,所有材料直接在物证展示台上传给对方。当场,最高检就受理了该申诉案件,央视对此案还进行了专门的报道。 

  2015年,在全省率先探索,创新推出第三方介入机制。除了引入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组成的第三方“听证团”,还与律师事务所达成常年合作协议,每天有一名律师在为民服务中心坐班,专业回答信访人咨询,遇到刑事申诉案件主动对接,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 

  2016年,探索推行事项告知、预约接访、信访人优待等信访工作“三步工作法”,解决初信初访问题。 

  这些成绩,都与身为处长的曹亚健密不可分。“全国首例远程视频接访是我们正好‘碰到’的;‘三步工作法’是全处智慧的结晶。”曹亚健很谦虚,说不能把成绩都归到自己头上。 

  控告申诉处的副处长饶新刚介绍,把律师引入到释法说理中,却是曹亚健在办案实践中琢磨出来的。 

  2012年开始,曹亚健就意识到,单凭检察机关的一家之言,并不能完全消除来访百姓的疑虑。如果能把律师作为第三方参与到案件的化解中,说服力会更大。于是曹亚健找到了两家律所,商量这个事。两家律师表示愿意配合。事情就这么铺开了。 

  2015年,泗阳县的老张举报拆迁办工作人员涉嫌非法拘禁,泗阳县检察院院启动初核程序后发现,拆迁办工作人员始终是在老张的家中与其商谈,并不存在非法拘禁一事。泗阳县检察院向老张答复后,老张仍然不服,案子到了宿迁市检察院控告申诉处,曹亚健启动了“第三方”介入机制,在律师库里筛选2名律师全程参与,增强答复的公信力,最终得到了老张的认可。 

   

  曹亚健说,老百姓找我们我们通过做工作,给他们要给一个交代,甚至给他们 “平反昭雪”这都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要改变老百姓的认识 

  有一起八十年代的案子,七十多岁的王大爷曾在因为贪污五百块钱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王大爷曾是当地治淮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因为案子丢了工作。九十年代初,和王大爷一起工作的同事全都转了国家工作人员王大爷则因为有案底,成为了普通的工人2000王大爷在家里找一张收据,收据上写着“王某某收钱500”。王大爷认为这张收据可以证明当时的钱并不是自己贪污了,而是作为工资了出去。2000开始,王大爷就反复到各个单位伸冤,希望能给他把案子翻过来恢复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 

  经鉴定,收据确实属于案发年份,可是王大爷共事的人都已经去世,单凭这份收据不足以证明王大爷没有贪污。这个案子没法翻,王大爷就和检察院杠上了。2015江苏省检察院将这个案子交办给宿迁市检察院承办,曹亚健是承办人。曹亚健看了证据,这个收据不具有排他性,我们无法认定王大爷说得是对的。案子本身没错,关键是王大爷的认识其实他的目的不是翻案,给自己的晚年一份保障。曹亚健了解,王大爷孤苦无依,生活没有着落。曹亚健王大爷解释无法翻案原因同时联系民政等部门,王大爷申请了低保。王大爷十分满意。 

  要想真正为群众排忧解难,首先得自己有“两把刷子”。曹亚健的桌子上不仅放着刑事申诉业务书籍,还有公诉、侦监、民行等相关业务书籍。从检二十年,曹亚健先后在公诉、控告申诉、反渎等多个岗位工作,这都是他为他做好控申接待打下了基础。 

  曹亚健说最大的压力来自成绩。宿迁市检察院连续12年保持涉检进京访零记录。成绩是肯定,更是鞭策。曹亚健说,只要出了一点点状况,所有的成绩都会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