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法队伍

安全运营15年,重大案件“零发生”

发布时间:2019-07-02         文章来源:江苏长安网        

  他们是一群“地下工作者”,常年见不到阳光;他们早晨搭乘第一趟地铁上班,晚上搭乘最后一趟地铁下班,因为线路长,有人每天上下班路上用时达五个小时……他们就是南京地铁公安民警,正是他们的付出,才有了地铁安全运营15年。

  每天上下班路上花费5小时

  家住秦淮区某花园小区的甘友福是地铁高淳站派出所民警,主要负责翔宇路南站、石湫站和高淳站日常巡防。每天早晨6点半之前,他 就得从家出发坐公交转地铁,两个半小时后才能到岗。下班后亦是如此。

  甘友福的上班经历只是许多地铁公安民警的缩影。

  “目前南京开通10条地铁,累计378公里,设174个站。地铁分局现有516名民警,除10%不到的警力在机关及警种大队外,其余全部散布在13个派出所。174个地铁站以主城区为中心,南面最远的在高淳、北面在六合金牛湖、西面靠近安徽岔河、东面临近镇江句容。撒在这些地铁站上的民警绝大多数住在主城区,他们每天上下班路上时间较长。”市公安局地铁分局政委段宁晖告诉记者。

  寒冬腊月吃冷饭冷菜是常事

  在大厂东站派出所,记者注意到,偌大的办公楼几乎看不到民警,白天只有2名文员、3名厨师和3名辅警。“民警的岗位在地铁沿线各个站台。”所长余彪介绍,派出所28名民警和79名辅警,负责S8号线18个站总计45.2公里的地铁里程运营安全。

  “各站点民警和辅警一日三餐,不可能集中定时定点吃饭,只能由派出所后勤人员分送到各个站点。”余彪说,他们为每人配备了统一的保温饭盒,3名辅警负责将这些饭盒装车送到地铁站,开始长达1个多小时的送餐。

  “每到一个站之前,都要电话约定按分秒接收,遇民警处理事务就放在指定位置。18个站点送完,第一个站点早吃完了,最后一个站才拿到,吃凉饭菜是常事。”余彪告诉记者。

  由于警力有限,民警每四天就要上一个24小时的班,轮到值班时需要搭乘最后地铁返回派出所休息,早晨要搭乘地铁第一班车上岗,当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由于长时间晒不到阳光,有些民警需要吃钙片补钙。但他们从来不叫苦叫累,默默地坚守岗位。”段宁晖说。

  地铁温情故事频频霸占“头条”

  “民警除了正常巡逻,最多的事情就是和乘客打交道。在接到的各类警情中,救助类警情占80%以上。”段宁晖说。

  今年4月21日晚上10点半,大厂东站派出所民警李伟执勤完毕后,和同事准备乘坐地铁回派出所备勤。上车时,见一年轻女孩在哭泣。

  女孩说,她家在安徽天长,当天约好家人在金牛湖站等她,但这班车只到葛塘站。可现在手机快没电了也打不到车。李伟立即用手机帮女孩叫了一辆车,并因担心她的安全加了她的微信。李伟将女孩送上网约车时特意告诉司机“女孩是我朋友”。一路上,李伟一直和女孩聊天,直到她安全到达目的地。

  之后,李伟和女孩的聊天记录刷爆朋友圈,并被新华社、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转发。

  这样的温情故事,每天都在地铁里上演。

  “四道防护圈”令逃犯南京落网

  2019年3月21日下午3点多,地铁南京站派出所民警盘查中发现一男子神情紧张,刻意躲避检查。

  在警务室接受盘问时,男子自称王某乐,内蒙古包头人。民警通过查询,发现包头人“王某乐”与该男子外貌特征和身份证号码都不相符。在民警的盘问下,该男子交代自己是山西大同籍在逃人员刘某。地铁警方和山西警方联系,确认刘某2007年因结伙殴打他人致人重伤死亡,2011年被山西警方追逃,至今逃亡8年。

  该逃犯的落网得益于南京地铁警方打造的“四道防护圈”。

  地铁公安分局局长孔令钊介绍,他们以精细化巡防打造“查控防护圈”,加上地铁运营公司以设备安检打造“过滤防护圈”、“平安合伙人”打造“协作防护圈”及其他手段构成地铁警方打造的“四道防护圈”。正是这“四道防护圈”守护着地铁的平安,运营15年未发生重大案件。

  “2018年南京地铁全线网总客流达11.1亿人次,同比上升14.4%,接处警同比上升12.3%,刑事案件同比下降13.9%,抓获犯罪嫌疑人员同比上升30.5%。”孔令钊向记者脱口报出这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