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天地  >  以案说法

车祸中撞坏假肢,是财产损失还是人身损害?

发布时间:2019-05-21         文章来源:江苏长安网        

  因交通事故造成假肢损坏,那么损坏的假肢应该按照财产损失赔偿还是人身损害赔偿? 

  2017年11月19日18时许,胡某某酒后驾车沿泗阳县某路段西侧非机动车道由南向北逆行时,撞到侯某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造成侯某某受伤、车辆及相关财物损坏。经泗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胡某某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胡某某驾驶的车辆在某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本起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在事故中侯某某佩戴在右腿的假肢受到损坏,侯某某要求更换假肢的费用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进行赔偿,某财保公司认为应在交强险财产限额内赔偿,双方协商不成,因而成讼。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侯某某于2015年11月25日与某假肢矫形器有限公司签订假肢装配合同书,装配其右大腿下肢假肢,至本案事故发生时约两年。装配的假肢对于侯某某而言早已系其生活必备,不仅仅属于财产权益,应属于残疾器具辅助费用的部分,可以计入交强险死亡伤残责任限额赔偿范围。根据查明事实,依照相关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某财保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侯某某损失47480元。 

  某财保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宿迁中院提起上诉。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侯某某的残疾辅助器具因交通事故受损产生的损失是否应纳入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进行赔偿。 

  宿迁中院经审理认为,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交强险的责任限额分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以及被保险人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本案被上诉人侯某某的残疾辅助器具因交通事故损坏后应当纳入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进行赔偿。主要理由如下: 

  1.残疾辅助器具虽然在物理性质上属于物品,但不是典型意义上的财产。残疾辅助器具非天然的人体组成部分,在外观表现上系物品,但该物品经配置后已经与典型意义上的财产不同,财产具有价值性,价值性体现在交易、流通的特征上,残疾辅助器具在配置至具体使用人之前,属于可交易的财产,但经配置、调试后,考虑到使用的匹配程度、适用性等因素,已经基于使用人的各项生理特征进行个性化定制,对于除使用人以外的其他人而言并不具有使用价值。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本案受害人的残疾辅助器具已经配置多年,该器具对受害人之外的其他人并无价值,不具有交易、流通的可能,故该残疾辅助器具的财产属性已经显著弱化。 

  2.残疾辅助器具与人体紧密结合才能发挥功用,具有拟制人身性。前已论述,残疾辅助器具具有个性化特征,与人身结合紧密,使用目的在于弥补身体功能的缺陷。其与普通财产不同,配置和使用需要较长时间的适应和训练,使之逐渐与使用人的身体有效结合,并最终成为维持其正常生活不可缺失的部分。该残疾辅助器具虽非人的肢体,但经使用人长期使用后,对该使用人而言已不可或缺,与其身体的结合而具有了拟制人身性。 

  3.赔偿假肢更换费用的核心目的在于恢复受害人的肢体功能,而非弥补受害人的财产损失。残疾辅助器具因交通事故损坏,对受害人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获得弥补的肢体功能再度丧失,而不仅仅是其财产的减损。该器具损坏后产生的赔偿责任之核心目的,并非是对受害人财产的修复或弥补,而是体现在使受害人肢体功能、生活自理能力的恢复上。 

  4.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应体现人道主义精神。人的身体无价,任何时候都应当突出人身体的本身价值。受害人作为残疾人,属于应给予更多关注的弱势群体,其发生事故遭受伤害,应当突出对其身体功能的保护,以体现法律的人文关怀。 

  综合以上分析,宿迁中院认为,本案中被上诉人侯某某的残疾辅助器具的损失,应当作为人身损害赔偿项目纳入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进行赔偿。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