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天地  >  法学研究

检察数据治理及应用初探

发布时间:2019-07-02         文章来源:江苏法制报        

  检察数据治理应用面临的困境:融合共享机制缺失。检察机关部署应用的1.0统一业务系统,在内部,实现了系统内跨部门、跨地域、跨层级信息互联互通,但在外部,公、检、法、司、监等部门的数据各自存储在各自不同层次的业务系统中,大量的与检察办案相关数据,没有统一的管理规范和标准,没有快速有效的数据汇集路径,无法满足数据驱动检察监督的需求。基础数据治理零散。当前,检察机关数据库搭建仍在起步阶段,在统一业务系统外,办案数据多以手工导入的方式实现,缺乏本地的数据支撑体系。随着检察改革的深度推进,新时期“四大检察”亟需一个强大的基础数据资源做支撑,并对结构化数据文档、音视频等数据进行汇聚和治理,构建标准统一、数据精准、管理规范的数据源。数据应用体系未建成。目前,检察大数据还没有完全在司法办案、检察办公、队伍管理、检察决策支持等深层次领域得到充分应用,尤其是在刑、民、行、公“四大检察”中,未构建政法机关、行政机关以及纪检监察机关之间业务协同机制,无法提供多样化、实战化的智能辅助办案应用,距离服务一线办案需要还存在一定差距,为干警减负的目标未能真正实现。

  相关对策:顶层设计,搭建大数据平台。结合检察办案实际需要,围绕“四大检察”等重点业务领域,做好深度调研、顶层设计。以大统一2.0版研发部署为契机,建议在高检院层面建立大数据中心,在省级院层面建立数据库,在市级院层面建立基础数据池,在基层院建立数据终端。通过两至三年的努力,全面构建应用层、支撑层、数据层有机结合的新时代智慧检察生态。开放共享,汇集数据来源。打破信息孤岛,做好基础性工作。开放大统一2.0版非保密数据,加强纵向与省、市县检察院之间,横向与公安、监察委、法院、司法行政、生态环境等部门以及社会公众之间网络互联互通、数据开放共享、业务协同合作,满足跨部门、跨层级、跨区域的智慧办案、智慧管理和智慧服务需求,打造更加高效、便捷、协同的基础数据资源中心。问题先导,找准疼点难点。深入办案一线,检察官、技术人员、研发团队面对面碰撞,客观分析新形势下检察工作的痛点难点。以案件线索发现难、法律监督预警难、法律法规集中查询难等为重点,在数据资源库建设规划和实践中,将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成熟的先进技术应用数据治理中,建设符合本地实际的数据应用模型,真正为办案服务、为干警减负。深度挖掘,建好应用模型。在宏观上,通过数据汇集和治理,实现三图一库建设目标,即数据资源云图、法律监督云图、舆情监控云图、法律法规知识库。在微观上,围绕“四大检察”等重点业务,科学设置检察监督节点,对检察内外数据进行深度挖掘、分析和比对,建立4+n个应用模型,如在刑事检察上,建立社区矫正人员越界告警、扫黑除恶专题应用模型;在民事检察上,建立虚假诉讼研判应用模型;在行政检察上,建立行政执法监督应用、民政补助比对预警模型;在公益诉讼检察上,建立生态环境保护预警应用、国有土地出让分析模型,真正为检察监督提供智能化识别、个性化研判、精准化预警。